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 > 内容

寻访红色记忆 礼献七十华诞⑧陈允财:吃着月饼打济南

 2019-11-08 17:51:52

编者按: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全国有党员448.8万人。他们是“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的早期实践者,是新中国成立的基石。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稳定的生活和和平的时代。在济南,有许多老党员和退伍军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入党了。他们对革命事业充满乐观,对党和国家极其忠诚。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他们要么回到家乡,要么定居下来过充实的生活,总是以党员的高度要求自己。他们对新中国成立的贡献应该为世人所知和铭记。济南市民谢强热情洋溢,节假日期间在荔城区看望了27名这样的老党员和老战士,并将他们的事迹编成图片和文字材料。我希望通过我的工作,能够记录这些革命先辈的先进事迹,挖掘他们的精神内涵,挖掘我们周围“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牢记使命”的革命模式,并为祖国70岁生日献上一份礼物。

寻找红色记忆,庆祝70周年

吃月饼打败济南陈蔡赟

□作者的解决方案得到加强

8月15日吃月饼是人们庆祝中秋节的传统民俗。一块块香甜可口的月饼象征着团圆。然而,在充满硝烟和战火的战场上吃月饼庆祝中秋节是我甚至不敢想的事情。

在71年前的济南战役中,陈蔡赟和他的同志们享受了这种“待遇”。1948年9月17日,济南战役的第二天正好是农历八月十五的中秋节。当陈蔡赟的部队袭击山东省医院时,他们意外地发现了国民党军队为春节准备的中秋月花蛋糕。结果,士兵们一边吃月饼一边战斗,这也是当时攻城部队的一个好故事。

“排长王秀宝发现的月饼不到20个。我属于机枪组。我分了一份。太甜蜜了。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这种味道。”陈蔡赟兴奋地说道。

也许这就是黑暗中的安排。解放军在近距离作战的战场上吃甜月饼,而国民党反动派继续在战场上吃枪,撤退了。这难道不是济南解放即将到来的标志吗?这是否表明济南的老百姓很快就能过上家庭团聚、幸福安康的美好生活?

陈蔡赟,南方山区高二办事处核桃园村人,1928年出生,1946年参军,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回到家乡。

夏至期间,焦虑的空气携带着滚滚热浪,任意吹向每一个匆忙的旅行者。汽车越往南走,绿色越浓,天空越蓝。当我到达核桃园村时,我被到处郁郁葱葱的绿色核桃树惊呆了。远处的山坡上和附近的菜园里,一棵棵大核桃树一棵接一棵地生长着。即使在村子的街道和小巷里,核桃树也在“抓住一切机会”生长。这个村庄拥有全村核桃种植面积的75%,依靠种植核桃、出售核桃和玩核桃为生,并走出了一条富有的特色之路。2018年7月,被农业和农村事务部选为第八批国家“一村一品”示范村,成为农村振兴的示范龙头村。

历史上,核桃园村也是名副其实的红色革命根据地。1942年10月,台北县敌人工业部在核桃园村成立。1943年,台北县改为李泰县。1944年5月,李泰县参议院在核桃园村举行会议。通过民主选举程序,李泰县的抗日民主政府和参议院的主要决策机构当选。从此,李泰县人民在民主政府的领导下开始了新的斗争。

像大部分解放前的老党员和老兵一样,陈蔡赟年轻时在地主家里干活,靠自己的力量挣些食物养活家人。他遭受剥削和压迫,从小就有反抗地主阶级的想法。

1946年,上级去核桃园村动员征兵。年轻的陈蔡赟早就听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个穷人自己的队伍,专门对付国民党和地主恶霸。听到征兵的消息后,他第一个去村长那里登记自己的名字,告诉村长和军队领导人去打仗,去营救受苦受难的老百姓。

就像电影和电视剧中的场景一样,陈蔡赟和他的11个村里的朋友骑着高马,在红色村民们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地体面地离开了家乡。他毫不犹豫地开始了革命之旅。

“我们加入了鹿中军区鲤城独立营。首先,一群新兵到达了柳埠镇的柴家庄,他们在那里表演节目,晚上系上红灯笼。像元旦一样非常热闹。第一批人坐在轿子里。我骑马。第二天,我到了柳埠镇送军装和小马枪,还有3发子弹。炮弹打完后,我不得不把它们交上来。我会给你装上火药并继续使用。我的枪杆还有一点破损。这是我的军队仍在赢得战斗的条件。”

在陈蔡赟的公司里,除了不同程度“贬值”的步枪和罕见的子弹外,还缴获了几门瓦兹大炮和迫击炮。这些武器和设备可以说是非常简陋和原始的。大多数时候,他们不得不依靠更原始的大刀和棍子。然而,凭借无畏的牺牲精神和强烈的革命意志,他们也能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在柳埠两个多月的训练中,陈蔡赟学会了射击(无打法练习),练了体能,练了包抄战术。很快,这些技能变得可用。

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山东各地出现了自发的农民武装组织——红枪会。起初,他们以抗击日本和各种军阀的入侵为主要活动任务。抗日战争胜利后,他们受到国民党的胁迫和引诱,逐渐暴露出反动本质。他们戴着红色肚兜,拿着红色流苏枪,整天喝着咒骂,声称自己无懈可击。他们本质上是反动的秘密社团。柳埠、钟宫的红枪会一度猖獗,蓄意制造混乱,扰乱社会秩序,严重危害人民生命财产,成为反动势力。陈蔡赟的部队当时正在六部受训。接到攻击红枪俱乐部的命令后,他们去了不到一家公司。经过短暂的战斗,红枪俱乐部被击败并逃走了。

“人那是糊涂了,人都是血肉之躯,喝酒符能刀枪不入吗?这难道不是迷信吗?这种反动委员会必须被消灭,否则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普通人白白牺牲了。”

会后,陈蔡赟的部队转移到土泉村,在那里他们继续练习杀死敌人和学习革命理论的技能。1947年春节如期在隆隆的枪炮声中到来。土泉村挂着灯笼,燃放鞭炮。即使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军队仍然煮饺子并邀请高跷表演。到处充满节日气氛和革命乐观主义。陈蔡赟在部队度过了他的第一个春节,这也是他最难忘的春节。

济南东南的凤凰岭地区是国民党的根据地。春节不久前。当武装部队的侦察兵得知凤凰岭的敌人要出去扫荡这一地区时,部队迅速行动,夜间攻占了凤凰岭。枪已装上子弹并就位。一场激烈的战斗即将开始。

“独立营地沿着山脚下的一座小庙上山。它被藏起来了。这座山本身不是很高。只有几十米。可以清楚地看到以下情况。国民党军队一到,营长就下令开枪。当时,这座山着火了,枪也同时开始开火。国民党忍不住要求增援。几乎一个团来包围了这座山。山的两边都有人向前推进。我们的武器装备不好。过了一会儿,营长下令撤退。我的三颗子弹是在这里发射的。子弹壳没有找到。我们怎样才能在树林里到处找到它们呢?”

“从后山撤退后,营长带领我们到了一条河道。这里的地势相对较低,没有水。同志们一个接一个跳下来躲起来。水泉村的一个同志看到河道比较深,不敢跳。他被敌人开枪打死了。”

这是陈蔡赟参军以来的第一场战斗。独立营虽然撤退了很多人,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也消灭了几十名敌军,打击了国民党和地方伪军的嚣张气焰,同时磨练了自己的队伍。那时,许多士兵都是新兵。这种以战代训的方法也使陈蔡赟的新兵群体迅速成长。

1947年3月,陈蔡赟搬到莱芜地区。军队、泰安独立团、莱芜独立营、淄博独立营联合组建为鲁中军区第二卫戍团。除了承担安全保卫职责,陈蔡赟还配合主力协助。这时,陈蔡赟加入了机枪组,成为了一名弹药手。6月,军队袭击了国民党在新蒂罗尔德的一个地方政权据点,成功地撤出了要塞,并俘获了40多个敌人。

“班长是一名前锋,头上戴着缴获的日本头盔,我是一名弹药手,专门监视子弹压力,副前锋是一名“解放”的前国民党军队士兵。这个据点位于娄底镇的河岸上。博山的两个同志签约炸毁了这个据点。我们用机枪掩护进攻和撤退。只有用火力压制敌人的射击,我们才能保证负责同志的生命安全。最后,四十多名敌军被抓获,绑在绳子上,带回团部。”陈蔡赟回忆道。

"你第一次参军时,机关枪和小马枪有什么区别吗?"我问。

“差别很大,小马枪子弹都数过了,准确也不行。机枪的子弹可以一个接一个地发射(没有限制)“哒哒哒”。这是一场精彩的战斗,但责任也很大。前面的一些同志冒着生命危险冲锋陷阵。后面的机枪火力被压制住了,机枪也坏了。前面的人真的是肉靶子。作为弹药手,我必须提供弹药。如果我错过了一颗子弹,损失会很大。这支步枪最多射失一颗子弹,就是少杀一个敌人。如果我没有射中机枪的一颗子弹,敌人可能会很快跳回来,负责的同志会白白牺牲。陈蔡赟感叹道:

“我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机枪火力大,责任大!”

调到莱芜后不久,副连长王姬寿和排长王秀宝找到了陈蔡赟,并和他进行了一次组织谈话,说组织想把他培养成一名共产党员。陈蔡赟既惊讶又高兴。他觉得自己没有做出多大贡献,并得到了该组织的认可。令人高兴的是,加入共产党意味着你可以在这个光荣而神圣的集体中继续进步,帮助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事情。陈蔡赟甚至答应了,并立即写了入党申请书,交给了组织。在申请表中,他写道:即使他独自留在战场上,他也不能放弃自己的位置。他必须一直坚持下去,完成最后一颗子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

1947年9月,秋高气爽,果实成熟多叶,莱芜白田坡的农民正在进行秋收。看到田里庄稼丰收,国民党非常贪婪。他们组织了大批军队进行部署,试图从劳动人民那里夺取胜利的果实。陈蔡赟的部队接到上级的命令,要“等待”国民党在莱芜的驻军,他们正在扫荡这座城市。这三家公司排成一列,形成一个“一”的阵地来搜寻敌人。突然,从负责南部的三家公司传来密集的枪声。原来敌人躲在墓地里,依靠坟墓作为掩护发动反击。

“我们营长一个个向前冲,一边向前射击一边左右躲闪,很快就逼近了敌人。营长是一个来自博山的高个子。他坚强勇敢。他敢于独自闯入敌人的营地。当时,营长的渗透范围很大。他挣脱了机枪的盖子。就在他到达离敌人几十米远的地方时,一枚手榴弹来了,营长还没来得及闪避就死了。”

后来,机枪组狙击手的监视器也将机枪安装在墙上,以便获得更好的射击视野。站着战斗时,他暴露了目标,在庙里被敌人击中,勇敢地死去。直到后来,在敌人被击退之前,领导人才运进几门迫击炮。

“战斗部队的损失相对较大,营长和班长都牺牲了,班长就在我面前,一颗子弹,班长连带机关枪的人一个都突然向后倒了下去,他什么也没说,也没喊,整个人一个脑袋都掉了下来。后来,排长走过来,拿起机关枪开始射击,杀死了开枪的国民党士兵,并为排长报了仇。”

这是陈蔡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他的死亡。这是他第一次目睹他的同志们在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勇敢地死去。这极大地触动了他。

陈蔡赟后来相继参加了莱芜、孟良崮、魏县和泰安的战役。在战场上,他扛着弹药箱穿过战壕,越过封锁线,向国民党阵地开枪。

1948年7月,陈蔡赟与部队在泰安集合,开始准备进攻济南。“当部队到达柳埠镇沃铺村时,天已经黑了,所以他们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我们班长之一李的家人是本地人。我们带着剩下的回家照顾家人。我们问他在家要吃什么样的好食物。他说那是饺子。他的父母希望他在济南玩的时候安全,吃完饺子回家吃。”

老百姓都知道军队已经到了这里,家人为军队准备了饭菜,军队也为来访的村民准备了简单的饭菜。陈蔡赟的父亲也冲了过来,没有给他带什么好吃的,但给他两句话:这场仗应该打好,济南解放了,老百姓要吃饭了。

当部队行进到济南西南郊区的王官庄时,他们接受了最新的战斗任务。袭击地点是西郊机场、第12大道、第5大道、商业港口和普利茅斯。由于吴文华的军队已经起义,军队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大规模的抵抗进入城市,并迅速行进到目前的省级医院附近。

”吴文华军队的每个士兵都带着一袋面粉向城里走去。他们身上都没有枪。官员们骑着马,背上扛着枪,他们也不停地撤退。当先头侦察部队沿着大楼的墙走到第六街(现在的刘维路)的省立医院附近时,他们发现里面有国民党的守军和受伤的士兵。”

”竖梯拐进医院,挨家挨户搜查,病房里全是伤员,小士兵们被吓得跑了出来,重伤的士兵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投降了。国民党驻军士兵靠在病房的窗户上反击。我的班长在墙上开了一个洞,并在上面安装了机枪,以便向对面猛烈射击。为了清楚地看到相反的情况,他挖了太多的洞,暴露了目标。他被敌人的子弹打死了。就像上次班长死在莱芜一样,他带着枪倒下了。班长倒下后,他不停地说人会倒下,位置不会丢。”

当部队搜查地下室时,他们发现里面全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这些地下室具有防空洞的功能,一般空袭不会受到影响。炊事班送来面条和蛋糕作为午餐。正当大家都在紧张地吃饭时,排长王秀宝在角落的桌子上发现了十几个月饼。原来这是医院在8月15日中秋节留下的东西。整个排高兴地欢呼起来。

“恐怕我们将是战争和中秋节期间唯一吃月饼的人。”一名士兵笑着说道。

“这是个好兆头。这是国民党的“大礼”。吃月饼会让战斗更加精彩。”另一名士兵插话道。

“吃完月饼后,我们会团聚,我们的家庭会团聚,济南人民会团聚。”排长叹了口气。

陈蔡赟和他的机枪小组每人都收到了月饼,月饼的甜味他永远不会忘记。

"月饼好吃吗?"我问。

"美味,比蜂蜜甜,比任何香味都甜,我仍然记得那种味道."

济南解放后,被俘的王吴耀曾经给蒋介石写了一封投降书,信中说守城的部队有十万人,战争物资不多,城郊防御工事已经连续修建了两年,更不用说不坚固了,只消灭了八天的战斗。即使吴文华不反抗,也一定会失败。原因是什么?原因是国民军没有理想信念,反对人民群众。正是所谓的“赢得民心的人赢得世界”,而“失去民心的人失去世界”。

走出陈蔡赟的房子,他抬头看着晴朗的天空。远处,水是绿色的,山是绿色的,麦浪是金色的。在夏季宁静的下午,乡村很安静。核桃树覆盖着绿叶和绿色的果实。这是一个孕育和成熟的季节。炎热的夏天很难忍受,但是如果你不经历炎热,你在秋天就不会有丰硕的成果。这就像我们的革命事业。它经历了严寒、酷暑、大风、大浪、严寒和困难时期。历经千辛万苦后的胜利将被珍藏。就像陈蔡赟在战场上“偶然遇到”的月饼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下吃可能会更甜。

(本文的基本材料基于有关各方的口头安排。请纠正内容和事实之间的任何差异。)

3分钟pk10 湖北十一选五 吉林快三

上一篇:他要揣着牺牲战友的照片接受检阅:我们有约定,一起走过天安门
下一篇:尼泊尔的“一妻多夫”究竟怎么生活?老外:还能这样?
作者:隐藏    来源:毗田门户网站
热点推荐
为你推荐
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
版权所有:  毗田门户网站